my’blog

07年江西老兵去广西, 团长一见他就“责怪”: 我都给你烧了十几年纸了

2007年清明前夕,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坐上了一辆从江西开往广西的客车,去南宁与许久未见面的老团长见面。

刚上车,老人就成为了乘客们的焦点,他穿得实在有些不普通:一身军绿色的旧式军装,背上背着军用挎包,拄着一根拐杖,看上去像一位老兵。

的确,老人是一位参加过对越反击战的老兵。而这身行头,他已经穿了23年,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这身打扮。23年来,他奔波于江西、河南两地,只为改掉一个令人无法释怀的“字”。

来到南宁后,靠着纸条上的地址,他找到了老团长的家。老团长开门后,并没有想象中的握手、相拥,而是劈头盖脸地“骂”了他一顿:“你这个兔崽子,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?我都给你烧了十几年的纸了!”

老团长的妻子听到动静,连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当她看清来人的长相时,她不禁喊了一声:“你是人是鬼?”说完,她赶紧摸了下来人的手,这才确认:眼前站着的,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!

那么,这位老兵是谁?为何会被老团长误以为牺牲了呢?

参军入伍,担任张万年警卫员

这个来南宁寻找老团长的老兵名叫晏礼根,1947年出生在江西省万载县的一个农村。

虽然生在旧社会,长在红旗下,但晏礼根的童年并不愉快。他家里条件不好,兄弟姊妹众多,将将能吃上一口饱饭,更别提上学了。

1969年,晏礼根22岁,住在村里以务农为生,生活过得依旧清苦。这年过年,他的一个发小从河南洛阳回来,兴高采烈地告诉他:“我跟你说,洛阳有很多工厂,正四处招人,这次我带你出去,保准能挣上大钱,让你将来能娶上媳妇!”

晏礼根听完,立马就动心了,年刚过完,他就朝父母要了点路费生活费,背上行囊跟着发小出发了。

可到了洛阳,晏礼根傻眼了,所谓遍地都是机会的洛阳,几乎每个工厂都是满员,根本不对外招聘。因为找不到工作,没几天时间,他就被身上的钱花光了。

走还是留?正在晏礼根左右为难之际,他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:解放军正在洛阳征兵,符合条件的就能入伍。晏礼根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,又对解放军敬仰万分,毫不犹豫地报了名。

经过身体检查后,晏礼根在洛阳当了兵,成为解放军43军127师379团1连的一名战士。

43军是一支英雄的部队,该部队一部的前身,是大名鼎鼎的叶挺独立团,参加过北伐、南昌起义。解放战争时期,43军作为四野的头号主力,一路征战几千公里,解放了海南岛。

晏礼根所在的127师,其前身正是叶挺独立团,而时任127师师长的张万年将军,威名赫赫,在对越作战中指挥卓越,后来还当上了军委副主席。

晏礼根是幸运的,入伍不久,他就因为军事素质过硬,头脑灵活,被选入127师警卫队,当上了师长张万年的警卫员。

一转眼,时间来到1976年,晏礼根已经在部队待了整整7年,服役期满,退伍的时候到了。可当他准备踏上回家的列车时,张万年又传下命令,把他叫了回去。

原来,张万年惜才,认为晏礼根是个当兵的好材料,就这么退伍太可惜了。于是,他向上级申请了一个工兵技术人员的名额,留给晏礼根,让他去师部的工兵营报到,学习排雷拆炸药。

回到部队驻地后,晏礼根站得笔直,朝师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理,坚定地说: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参加对越作战,不幸负伤

晏礼根没有辜负师长的期望,在接下来两年多的时间里,他学会了排雷、拆炸弹,因为技术过硬,他还被派到云南昆明当了教员,指导刚入伍的新兵。

1979年2月17日,解放军炮兵部队的炮弹呼啸而过,砸向越南境内,对越反击战正式打响。

中越边境埋着大量地雷,解放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万分小心,这时,排雷部队就派上了用场。

战争打响前,晏礼根就接到命令参战,他从昆明出发,直奔广西崇左,回到老部队一连,成为了工兵排的一名排雷兵,参加对越作战。

接下来,晏礼根所在的工兵排在前面开路,排雷、拆炸弹,一连的战士们紧随其后,先后打响同登、支马等战役。战友们一个接一个倒下了,可晏礼根顾不上害怕,只管往前冲,直到禄平之战。

在禄平之战中,一连的推进速度很快,晏礼根和一个名叫毛永德的小战士走在了最前面。可毛永德刚入伍不久,没什么经验,他刚经过一块土地时,只听脚下传来一声细微的拉栓声响。

他踩中地雷了!晏礼根暗叫一声不好,连忙做了一个手势,示意后续部队停下来,然后低声告诉毛永德:“别动!我来排雷。”

紧接着,晏礼根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,开始一点点挖掘毛永德脚下的泥土,不一会儿功夫,一个绿色的圆形地雷就暴露了出来。

晏礼根心提到了嗓子眼,满头大汗,紧张地工作着,稍有不慎就会触发地雷。可就在这时,毛永德也看到了地雷,心里难免产生了紧张情绪,两腿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就是这一下,地雷被触发了。随着轰隆一声巨响,毛永德当场牺牲,晏礼根也被炸飞,瞬间不省人事。

等晏礼根再度醒来时,他已经躺在位于广西南宁的解放军303医院的病房内。医生遗憾地告诉他:“你虽然逃过一劫,但头部有几枚弹片取不出来,压迫到神经,右眼恐怕要失明了。”

几个月后,失去一只眼睛的晏礼根被转移到湖南长沙医院,由于伤势严重,直到1984年他才被允许出院。

一字之差, 奔波23年

晏礼根出院后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重回部队。

可此时对越反击战早已结束,43军已经回到国内。无奈之下,晏礼根只好来到洛阳,寻找老部队的踪迹。

经过多方寻找,他终于找回了老连队,可他认识的那些战友,有的牺牲,有的退伍,有的调到了别的部队,一连竟没有他的一个熟人。

即便如此,晏礼根还是想留在部队继续服役。但部队领导考虑到他已经37岁,而且右眼失明,不适合留在部队,只好说服他退伍。

于是,在团里几位老战友的陪同下,晏礼根去洛阳132医院确定了伤残等级,办理了残疾军人证和退伍证,回江西老家去了。

晏礼根告别了15年的军旅生涯,成了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。不过,好在他是一位在战场上立过功的战士,根据传统,他每月能领到一笔伤残军人补贴,日子应该不难过。

然而,当他第一次去领取补贴时,工作人员却告诉他:“你的伤残军人证上写的是‘因公负伤’,只能领取相应的补贴。”

因公负伤?会不会搞错了?难道不应该是因战负伤吗?要知道,这四个字虽然仅有一字之差,补贴的数额可大不相同。况且,自己明明是为国家扛过枪打过仗的人,还因此弄瞎了一只眼睛,怎么就不被承认呢?

可当他翻开自己的伤残军人证时,上面的的确确写着“因公负伤”四个字,并不是工作人员有意糊弄他。

从这天开始,这个视军人荣誉比自己命还重要的男人,穿着军装,挎着军用挎包,背着军用水壶,开启了长达23年的“正名”之路。

那些年,他辗转于江西、河南、广西等地,又是找政府,又是寻找战友,又是搜集材料,他每年的劳动收入和伤残补贴,也尽数花在“改字”上面。

然而因为当时消息闭塞,奔赴战场的战士又特别多,牺牲的、负伤的不计其数,很难查到晏礼根到底是“因公负伤”还是“因战负伤”。而且,随着时间的推移,晏礼根和战友们渐渐失去了联络,许多证据都难以考证。

但晏礼根从未想过放弃,他执拗地认为,只要他还活着,哪怕花光所有积蓄,他也不放过任何一个为自己正名的机会。

2007年,正当晏礼根陷入困顿之时,一个契机出现了。

老团长:我都给你烧了十几年纸了

2007年,晏礼根年满60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得知自己当年的上级,379团老团长雷悦威住在广西南宁。他立刻动身赶往南宁,一是希望老团长能给自己“因战负伤”作证,二是想去南宁烈士陵园看望牺牲的战友。

然而当晏礼根出现在自家门口时,雷悦威一脸惊讶,确认他还活着后,开口便“骂”:“你这个兔崽子,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?我都给你烧了十几年的纸了!”

原来,当年晏礼根负伤被送往后方医院后,团里曾试图打探他的下落,可因为管理上的疏忽,303医院找不到他的住院记录,更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。情急之下,雷悦威给晏礼根老家去了电话,也被告知他没有回来过。因此在雷悦威和战友们的认知里,晏礼根已经牺牲了!

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,雷悦威带着晏礼根来到了南宁烈士陵园。在那里,晏礼根看到了自己的墓碑,上面写着:晏礼根烈士永垂不朽。

看到这一幕,晏礼根心里五味杂陈,他终于明白,自己为一纸证明奔波了33年,却不知道自己成了一个“死人”。

临走前,他撕下了墓碑上自己的照片,并带走了老团长的证明信,小心翼翼地保管起来。然而因为种种原因 ,在此后的几年里,他的伤残军人证还是没有改过来。

直到2014年,晏礼根坐车去濮阳见老战友时,在路上认识了一个从事媒体工作的年轻人。年轻人得知他的经历后,十分同情这位老兵,很快写出一篇文章发布到网上,引起强烈反响。

在众人的帮助下,2014年,江西省万载县终于重新定义,将晏礼根的伤残军人证改成了“因战负伤”,并为其申报了过去35年来亏切他的补贴补偿。

2017年8月15日,时隔十年之后,晏礼根重返南宁烈士陵园,看望牺牲的战友们。站在战友们的墓碑前,这位年逾古稀的老兵不禁老泪纵横。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任何埋怨,因为和那些已经牺牲的战友们相比,自己能活下来,有儿有女,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。

 


posted @ 22-09-22 08:41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在线购彩平台,在线购彩官网,在线购彩网址,在线购彩下载,在线购彩app,在线购彩开户,在线购彩投注,在线购彩购彩,在线购彩注册,在线购彩登录,在线购彩邀请码,在线购彩技巧,在线购彩手机版,在线购彩靠谱吗,在线购彩走势图,在线购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在线购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